閩南人的抹草___銳葉小槐花

劉克襄

  • 選擇版型

    Gildan大眾版

  • 選擇顏色

    商品顏色 /

    預購色

  • 售價
    420

購買自己設計的作品相同圖檔10件(含)以上可享9折優惠(大學T及帽T除外),使用OPP袋包裝。


Gildan大眾版100%純棉T

 

*交貨日期:

一般色:5個工作天

預購色:10個工作天

(以上皆不含假日)

 

*材質:100%環紡棉

*厚度:180克/平方米(每平方碼5.3oz)

預縮處理平紋針織布料

 

*細節:

- 2CM羅紋領

- 領圈及肩膀上帶壓肩條

- 雙針袖口及下擺折邊

- 提縫剪裁,避免中心折痕

 

 

採用數位印刷技術

不限件數,一件就能印

照片細膩完整呈現

件數 T恤顏色 印單面 印雙面
1~19件 白T $420 $570
1~19件 其他顏色的T $500 $700

 

*預購色價格以顯示為主

 

* 10件以上打9折、全館任3件免運

 

*有顏色的T恤在印製前需要打一層白色的底墨,才能呈現印製圖檔,因此價格較白T高

 

*若印製圖檔沒有漸層或陰影,數量需求20件以上 -> 請參考團服估價試算

 

 


劉克襄作品區

台北盆地最美麗的聚落___向天湖

前往深坑老街吃豆腐時,很多人會把車子停在外環道上,再慢慢地遊蕩進去。但大概很少人會注意到,那兒叫麻竹寮,因麻竹到處而得名。我要描述的地方雖不是麻竹寮,但必須從這兒摸索起。 四五年前,深坑通往石碇的外環交流道還未切穿它時,那兒是一處隱密的鄉野。蜿蜒曲折的梯田,典雅淳樸的三合院古厝,隔著景美溪,和歷史悠久的深坑老街遙遙對峙。 可惜,三四年前,深坑通往石碇的外環交流道出現後,麻竹寮被切成兩半。只剩下一些梯田和三合院,侷促於山腳。農民在開闊水田播種、犁田、插秧和收割,以及鷺鷥翻飛山巒的美麗風貌,成了當地者老的歷史回憶。 六、七0年代,麻竹寮是筆架山攀登的路線。現今那家偎依山腳,幾近傾圮的百年三合院旁,隱匿著一條小山路。許多山友都曾經走過,而且被當地的土狗狂吠過。大學時代,吾人攀爬筆架山時,也從這條路下山。模糊的記憶裡,那山路單調而漫長,跌撞了很久,最後是摸黑出來的。 這條山路中途有一處小村,叫向天湖。只是當時看到了燈火,卻不知有此一聚落。我經過那時,這小村正在沒落中。二十多年後,很少有人從這兒上筆架山,小村也少有人居住。如今山路轉而被稱山友稱為向天湖古道。 古道在蓊鬱的林子裡展開,平緩而開闊。縱使大熱天,兩邊的林子仍散發著濃厚的陰溼氣息。偶而出現一兩片竹林,提醒著,茶葉已經沒落,這兒現在是綠竹林的世界。在這一古道上,偶而還會遇見一二位採集天仙果和野薑花的老人。天仙果和野薑花一路上也到處可見。深坑老街有許多藥草店和賣野薑花的攤子,猜想不少都是從這兒採摘過去的。問及向天湖的下落,他們都說自己是向天湖的人,以前住在那兒。這個當場得知的「以前」,更讓那兒充滿神祕感。 向天湖,1904年《台灣堡圖集》即已出現,當時地名為「向天坑」。原來,此地在山頂有一塊平地,平地後有一處下漥的隱密山谷,遠看似朝天的湖泊。這一山上的平地,原是高姓家族屯墾的聚落,住有一百多人,種植茶樹、水稻、茭白筍、柚子和芭樂等產業。後來沒落的主因是交通不便。眼看山下愈發繁榮,這裡卻礙於地形阻隔,無法拓展,族人遂陸續搬遷到台北地區發展,例假日才有人回來照顧田地,以及看顧石厝老屋。 目前,山頂上有三處住屋。其中最大的一處為高氏祖厝,向天湖8號,位於台地上。以三合院形式興建的石厝老屋,中間為祖厝。右邊護龍亦有二間石厝,左邊則為三間。石厝之基石和護牆大都還在,但有的屋門已經換成鋼門,屋頂也鋪蓋了鐵皮。此外,還有三四間石牆並鄰的豬舍。大部份山區的石厝,豬舍並無如此規模。屋邊則到處散落著石臼、石磨、石檻、石槽、石板,以及昔時的農具。過去爬山,在一些荒廢的石厝都會見到舊時器物,也無這裡發現的多而豐富。 祖厝前的水田寬闊如棒球場。可能是天氣冷,一如北部的稻作,他們只種一期。稻田裡雖有再生稻,但秋天以後多半不再照顧,任其自生自滅,成為明年的肥料,這時裡面常棲息有各種水生動物。有回去時,孩子下田去嬉戲,竟然發現了不少泥鰍。 過去,野生泥鰍很多,在市場也販賣,價錢很便宜,一般都是家禽飼料。只有窮困人家,才偶爾食用。但是晚近一二十年,農藥和工業廢水等污染下,天然的泥鰍棲息地點,已經不容易遇見。想要在稻田、溝渠捉泥鰍,更不可能。 由此石厝的曬榖場往前,左邊有一小岔路,那是上筆架山的傳統登山路線。中間的大路平坦好走,通往向天湖10號石厝。這間石厝三合院。小而美,旁邊種植了不少農作,展現另一番精緻。印象最深刻的是紫蘇、珠仔草、山苦瓜和槴子花。 這一小石厝前是梯田,可惜已經荒廢。荒草中生長著茭白筍和香蕉,明顯地疏於照顧。據說,此一梯田早被財團買走了。 石厝前還有一山路,由此下行,隨即遇見一處美麗的苦茶油林,約有三十多株,鏽紅的樹身在陽光照射下,頗有肅殺之凄涼美感。苦茶,學名油茶,適合生長於海拔一千公尺左右的山區。但北部可以生長在較低的海拔。採收期也比南部早一點。 有回秋初到來,屋後正在曬苦茶仔。他們採下苦茶籽,先去殼。經過這道曬乾手續,隨即運到外頭,賣給工廠。經過炒熱、磨粉、高溫殺菌、塑型等複雜的手續,再以機器壓擠,壓出茶油。在偏遠部落旅行時,我最喜歡當地的苦茶油,拌麵佐。這味道最對味了,也是節省旅費時,最簡單而實惠的美食。 好幾個做這道麵食的朋友也強調,多吃本土的苦茶油,對身體好。現在市面上流行復古,還將殘留的油伯,做成苦茶籽餅,當作髮油、洗髮精、沐浴乳,似乎更擴大了苦茶油的非凡身價。但可要小心,不要買了大陸貨,少了本地苦茶的質感。 這裡離阿柔坑產業道路還有段陡急的山路,車子不易上行。或許是這個微妙的環境因素吧,向天湖才能緊鄰繁華之都會地區,卻隱藏於高地的林子,繼續百年前的生活歲月。

北台灣最美麗的溼地家園___田寮洋地理

90年代左右,當北部濕地環境逐一消失時,北台灣的賞鳥人就開始注意到,田寮洋這塊半開墾半濕地的開闊平原了。它是台灣最北端的綠寶石。 這塊方圓近二公里平方的低漥環境,除了北宜線鐵道自中間橫切外,只有一二戶農家,在102縣道邊角矗立。整個環境的荒涼,彷彿仍保持著百年前馬偕醫師、伊能嘉矩到來時的荒野景觀。 放眼望去,水田、旱地、池塘和草澤,在這裡廣闊地錯落著,周遭則包圍著層層相連的丘陵。更重要的是,北台灣第四大河,最乾淨的雙溪,蜿蜒到這一處近出海口的地方時,沿著田寮洋低矮的濕地,來了一個近乎一百八十度的大彎曲,再緩緩出海。地理如此迂迴,田寮洋遂形成一個豐富而多樣的濕地環境。 這一地理也吸引許多鄉間留鳥棲息,各種候鳥和迷鳥經常結集、過境於此。以前攀爬草嶺古道,或去福隆、卯澳等地區時,我也很愛繞道,抽空在這兒賞鳥。 我採取另一條較少人走的新路。由福隆車站下車,先買個福隆便當或鄉野便當,準備中餐時享用。穿過巷子,由左邊的涵洞,沿著虎子山街產業道路健行。這條山坡路線是美麗的鄉間小路,丘陵地有桂林,平地有菜畦、果園、野薑花濕地和梯田環境。一路亦是林鳥不斷,蜻蜓蝴蝶翻飛。中途還會經過虎子山街的一小村落。經過風衝矮林後,來到控子陸橋的岔路,再由此沿102縣道或鐵道,即可抵達田寮洋小徑。 從108路標的小徑進入,隨即有農家。再往前是一座土地公廟,和遠望坑的遙遙相對。北台灣的荒野,若有什麼特色,田間產業的土地公廟特別多,應該是重要特色。除了廟和農舍外,眼前盡是遼闊的水田,一畦畦地交錯著。邊緣則以草澤濕地和旱地為主,那兒種植著茭白筍、蕃薯和山藥。 北部天氣較涼,水田往往只有一期稻作就休耕了。再生稻殘存的水田,成為鳥類覓食的豐饒環境,Plovers科、Sandpipers科和鶺鴒科鳥類多半棲息在裡面。 過了涵洞,風景更加瑰麗。水田、草澤和林澤交雜,遠處還有雅致而秀氣的低矮山巒,在迷濛山嵐間,蒼綠翠微層層疊帳,連綿不絕。寒冬細雨之日到來,特別感覺,好似席德進的潑墨山水畫,溫暖而潮濕,色調低冷。 雁鴨科在這時起落更多了,常大群劃過天空,帶來熱鬧的騷動。水牛則和牛背鷺群在草叢裡悠閒地走動。此外,還有些水田和果園已經荒廢多時,成為荒涼的濕地,野薑花和五節芒等野草成為優勢植物。也有野生的過溝菜蕨等植物,吸引農婦定時來摘採。產業道路旁還有小溪流出現,或許有一、兩隻翠鳥棲息那兒。至於,秧雞出沒的林澤,稀有的穗花棋盤腳,應該是在那一帶殘存著。當這種植物在各地濕地滅絕時。此地蓊鬱和陰暗所隱藏的生機,相信這種殘存,當不只此一種。 若論最近發生在此的大事,無疑是七十年來首度出現的丹頂鶴,選擇了這裡渡冬。經由當地人的發現,整個貢寮鄉的人都知道這隻大鳥到來。許多賞鳥人、觀光客和貢寮當地鄉鎮的市民都趕來探望。村裡的壯丁也自動組成巡防隊,不時地在附近巡邏。刻意要觀賞的人,繼續保持一個遙遠的距離,讓牠能安心地棲息。 對村子的人來說,丹頂鶴是他們多年來護守這塊草澤地最大的回饋。丹頂鶴飛來告訴村子的人,這是一個適合渡冬的好所在。我去觀賞時,村裡的老人幾乎都知道,這隻鳥棲息在哪個位置,而且樂意帶我前往。他們為丹頂鶴的存在感到驕傲,這是我過去賞鳥時較少遇到的情況。以前,我碰見當地人,詢問大鳥時,往往一問三不知,或者漠不關心。 田寮洋的優美鄉間小徑,最後通抵第九公墓。由此再往右邊,不一會兒就抵達慈仁宮。這一小廟供奉著媽祖。以前舉辦平埔族返鄉活動時,都在這兒進行儀式,緬懷祖先到此的艱苦拓墾。小廟旁邊住家,噶瑪蘭三貂社最後一任頭目的後裔,仍住在那裡。 我也愛佇立在新社大橋,等待翠鳥或稀有的鷺鷥科出現。漲潮時,橋下偶而會有捕魚的小船上溯進來,讓我回想起昔時。早年雙溪魚量豐富,曾經是凱達格蘭族的重要漁獵場域。漢人到來,更利用舟楫之便,靠著雙溪水運,搭載旅人,運送大宗貨物,自雙溪運到出海口靠近龍門村的舊社,再換乘帆船轉運各地。上溯回程的小船,往往會載運日用品回雙溪。當時的航路,最遠達現今上林村的曲尺溪潭。 這樣的水陸和草嶺古道結合,曾經讓上游的雙溪鄉成為一個商家林立的熱鬧大鎮。往來台北、宜蘭的旅客都在那兒打尖住宿,翌日再結伴趕路。上一個世紀初,1930年代以後,北宜線鐵道貫穿,採煤洗煤造成水源污染。河運的榮景才告沒落,古道也不再是要道。 我如是佇立大橋,回顧昔時之繁華,再眼見一個自然環境保育的成功,供我愉悅地漫遊,不禁充滿感激。

客家人的抹草___魚針草

客家人的避邪植物 魚針草,多半生長於陰涼乾燥的環境。若以尋常野草的數量評估,似乎是不多見的植物。但若仔細尋找,好像任何地方的鄉野都能發現。還有一些住家,會嚐試著以盆栽方式栽植,做為避邪之植物。有時外出,亦放在胸口一二片,安定身心。 至於栽植者,是否為客家人,就不能確定了。我則聽過好些客家人提到,他們若參加婚喪喜慶,回家後常摘魚針草葉,放在熱水浸泡,藉以淨身,避開不淨的東西,或者以此驅熱,保持健康的身心。 最近,看到一些精油,也以魚針草提煉。如今託此一流行之熱潮,坊間商鋪順勢生產了相關的產品,顯然某一地方,應該有專門栽培魚針草的環境了。 廠商如何介紹魚針草呢?好奇地翻讀,其中一則商品廣告如此說,加數滴魚針草精油,以及適量溫水於爐上,可在室內薰香,或者於入浴泡澡時,亦可加入數滴浸泡全身。 過去以為,已經式微的民俗植物,恁誰也未料到,隔了一個年代,如今都鹹魚翻身了。


立即前往DIY
not di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