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紀初台灣最夯的候鳥___丹頂鶴

劉克襄

  • 選擇版型
    (女版尺寸較小, 請特別注意!!!)
    (大學T及帽T使用膠膜轉印,需7個工作天不含假日)
    (請注意!!!!膠膜轉印會出衣服底色的邊線)
    (帽T無法印製到口袋 圖檔會自動縮小為高26cm)
  • 選擇顏色

    商品顏色 /

    Loading...
  • 選擇尺寸
    Loading...
  • 售價
  • 購買數量

購買自己設計的作品相同圖檔10件(含)以上可享8折優惠(大學T及帽T除外),使用OPP袋包裝。


劉克襄作品區

台灣最北的油桐花小徑___后番子坑

一輛國光小客運從內平林舊街彎出來,這街頭入口如今有一座新式的石碑聳立著,但碑座下有一座並不顯眼的,保持砂岩古樸原樣的石造土地廟。小廟香火依舊鼎盛,兩邊對聯刻寫著:「福增千載祿,神佑萬家春」。這是早年進入內平林村的真正地標。土地公廟的樣式,彷彿也暗示了,這一老街的情況和某一種念舊的堅持吧。 往前不久即平和橋,才知道后番子坑溪生態工法的整治,還在上游的山谷,而非老街旁邊的溪岸。老街旁邊的溪岸仍是過去的水泥工法,只有旁邊一條新橋,仿過去的洗石子,頗有新意。折回老街,循右邊紅磚屋兩旁荒廢的27巷進入,那兒是唯一通往后番子坑的小路。 窄小的農家產業道路,兩邊有各種蔬果。遠方一間長方形、大而斑駁的暗灰色棄屋橫陳著。細瞧之,竟是一間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的廠房。當然,它不是現在的科技業。那是二、三十年前,加工區類型的工廠,在礦工結束後那幾年,曾經在此提供一些就業機會,造福過村民一陣。廠房後方,有一草長及腰的石階,深入竹叢間。拾級而上,及一古樸的砂岩方形石厝,看似做為祭拜的小祠,但裡面並無神像,只存供桌。石厝小祠延伸出來,一座擁有大遮雨棚的戲台。此一戲台興建於民國70年。顯然也是用來拜拜、請客用,但似乎已經荒廢許久,許多桌椅都深鎖於戲台後的倉庫。足見二十年前,這兒仍保持一定的熱鬧,和礦業、加工業都有關,也見證了小村最後的繁華。 沿此再循山谷進入,后番子坑溪除了常見的低海拔林相,兩邊顯然有不少油桐花。4月底了,遠方一團團亂雪般的花朵錦簇著,小徑則不斷地有花瓣墜落。今天一路從平溪過來,看見油桐花的機率不高,還誤以為,過了平雙隧道後,油桐花恐怕更加稀少。結果,大出意料之外,彎入這山谷才知,油桐花都隱藏在裡頭。 原本只是想來看看現今最熱門的生態工法整治,未料竟能遇見油桐花盛開的景觀,而且是在雙溪地區,真教人驚喜。若從花朵的盛開程度研判,恐怕是我在北部看到油桐樹最為密集的山谷了。奉勸山友,日後要欣賞油桐花,若不想和多數遊客湊興,不妨到這兒健行,相信亦能飽覽花色。 約莫十來分鐘,遇岔路,循右邊栽植九芎的小徑,下抵后番子坑溪。整治後的山谷小溪,果真有一番精緻美景,河岸綠草如茵,小徑鋪了卵石,兼有拱橋和涼亭等等,頗具庭園的雅致,更彷彿都會公園。 當然,最重要的還是溪岸的整治。這條溪和大屯溪是目前台北縣最早以生態工法完成的兩條溪之一。但大屯溪以當地大塊溪石堆疊為主,整治粗獷而工整。后番子坑溪卻顯得細膩、精密許多,短短不過三、四百公尺,溪岸的護坡和石坡的復育都展現了一番精心安排。木樁、石塊和土石包的堆疊等等,皆按一般之生態原則和護坡之理念;溪岸植物的栽植,主要以野薑花為主,一些蕨類和野草為輔,顯然也合乎此間生態物種。 但當我抬頭環顧周遭山巒,看到一、兩處山崩後復甦的綠色山坡時,難免反覆思索著,這番新小區塊的精緻,是否禁得起颱風和山洪的考驗。前幾年,后番子坑溪因山洪爆發造成山坡地崩塌,以及原來水泥護岸的潰堤,形成附近很大的傷害。最近才以現今流行的生態工法,結合科技新知,重新整治。這種以永續生態的經營,護治一條溪的美好理念,晚近引起外界相當的重視。在媒體上,我亦拜讀了不少稱許的聲音。 原本也是想來學習的,但在實際場地觀看,不免憂心。在原始山谷的環顧下,整條溪的鋪陳未免太過於精巧,隨便一個颱風到來,都可以輕易摧毀現有的成果,甚至把辛苦整治的河岸基礎全部打翻。恕我冒昧直言,現在的精心規劃和經營,真有點類似小時,幾名孩童一時興起,夢想著在溪邊興奮地打造一個土堤圍堵溪水,引導它的流向,但沒兩、三下,溪水就湧出,衝垮我們製作的土堤。不知為何,后番子溪的未來讓我聯想到如此的荒謬情景。為何不依著過去溪岸森林的樣子去想像和建構,同時保持泥土小徑呢?保持自然原始的樣子,似乎一直被我們視為疏忽和怠惰,缺乏管理。這個觀念若不扭轉,生態工法再如何修改、精進,我都還是非常懷疑真正的效果。 唉,姑且不管,4月底了,走在平坦的溪邊,竟能遠眺著兩岸茂盛的油桐花,這份溫暖的快樂,可非其他地區所能享受到的。 過橋,沿步道旅行,兩邊目前主要栽植著山芙蓉和欒樹。先去拜訪1922年(大正11年)的土地公廟。小廟門聯刻了一對詞,呼應了現場的環境產業,「福田宜種稻,正氣自通神」。廟旁即有些廢棄的梯田以及過去涉溪的古道。那廟相當古樸,仍是早年砂岩的潔淨,但被香火薰得廟壁黝暗,更顯其歷史的珍貴。小廟上頭多建了一片水泥護棚,上面有捐贈銀兩的鄉民姓氏。我研判此山谷住戶,多半姓簡和林。 先走上林村20鄰,旁邊有九芎林和廢棄的梯田環境。抵達番子坑9號石厝,石厝大門深鎖,看似已無人居住好一陣了。筆筒樹身散亂一地,也有烤肉的廢棄物。再往前上坡,有一條往山上的岔路,研判是過去上內平林山和平湖森林遊樂區的稜線舊徑,自然也可通抵十分寮。 番子坑10號,是山谷最後一間房子,係一石厝三合院。牆壁上掛了不少捕捉動物的獵具。李家的一位兒子剛<

世紀初台灣最夯的候鳥___丹頂鶴

丹頂鶴之歌 ____向金山丹頂鶴家族致敬, 並追念2005年起關在木柵動物園的丹丹 每次丹頂鶴來台灣 不論在哪一塊遼闊的荒野 我都會去拜訪 好像探望老朋友那樣 懷著許久未見的心情 我想任何動物費盡千辛萬苦 千里迢迢抵達一處想要生活的地方 一定不喜歡人家太常去打擾 更何況,牠活動的地方 常是毫無遮蔽的空間 我們若屢屢出現那裡, 比牠高大,而且很多人 一定讓牠很不安 我常常單獨去 只帶繪本和畫筆 很少帶著望遠鏡頭的攝影器材 我也穿著暗色的衣服 好像自己是大地的一部份 不讓牠覺得驚心 我更會站在隱蔽的地點 很遠很遠地眺望 好讓牠享受四下無人的空曠 因為有我這樣害羞的朋友 因為我和牠保持距離 我想丹頂鶴會更喜歡這裡

客家人的抹草___魚針草

客家人的避邪植物 魚針草,多半生長於陰涼乾燥的環境。若以尋常野草的數量評估,似乎是不多見的植物。但若仔細尋找,好像任何地方的鄉野都能發現。還有一些住家,會嚐試著以盆栽方式栽植,做為避邪之植物。有時外出,亦放在胸口一二片,安定身心。 至於栽植者,是否為客家人,就不能確定了。我則聽過好些客家人提到,他們若參加婚喪喜慶,回家後常摘魚針草葉,放在熱水浸泡,藉以淨身,避開不淨的東西,或者以此驅熱,保持健康的身心。 最近,看到一些精油,也以魚針草提煉。如今託此一流行之熱潮,坊間商鋪順勢生產了相關的產品,顯然某一地方,應該有專門栽培魚針草的環境了。 廠商如何介紹魚針草呢?好奇地翻讀,其中一則商品廣告如此說,加數滴魚針草精油,以及適量溫水於爐上,可在室內薰香,或者於入浴泡澡時,亦可加入數滴浸泡全身。 過去以為,已經式微的民俗植物,恁誰也未料到,隔了一個年代,如今都鹹魚翻身了。


立即前往DIY